2020年10月1日,作为影院复工后首个重要档期,国庆档备受瞩目。《我和我的祖国》、《姜子牙》领跑国庆档票房,《夺冠》、《急先锋》、《一点就到家》等影片也是势头良好,共计39.2亿的票房成绩也为中国电影复苏打了一剂强心针。

在热热闹闹的暑期档之后,电影市场重归平静,小众题材的影片异军突起成为“后国庆档”的绝对主力,这些作品大多因没有亮眼的演员阵容而不够引人注意,但一味探究影片阵容反而忽略了影片本身的内容,势必将错过很多优秀作品。电影《罗非是条鱼》便是其中代表之一。

提起抑郁症,大家多会联想到很多去世的公众人物。早年张国荣、翁美玲,近几年的乔任梁,都因不堪抑郁症的困扰选择自杀。根据世卫组织最新估计,全球逾3亿人罹患抑郁症,其中中国有5400万患者,相当于我们每认识30个人中就有1个抑郁症患者。

随着大众对抑郁症的认知,大家已经明白抑郁症并不是一种情绪,而是疾病,是一种特别折磨人的疾病。电影《罗非是条鱼》就以抑郁症患者的经历为主要内容,通过一对夫妻在面对抑郁症时难以言说的苦痛,以及彼此在治疗抑郁症过程中互相救赎的过程揭示了抑郁症患者面临的精神压力和生活压力。监制陈创朝对这个群体也有更多的了解:“他们不发作的时候与常人无异,可发作时又无法控制,我身边就有这样的病人看到他们被病症折磨,真的很心疼,但又无能为力,所以我想要做这样一部影片,不单单是一部电影,而是有一个方式让大众了解抑郁症,并且能唤起更多的人对这个群体的关注与关爱。”

监制、编剧陈创朝在电影开机现场

在陈创朝看来,拍一部电影并不难,难得是拍一部什么样的电影。尤其近几年,随着主旋律影片和现实主义题材的大热,拍摄此类影片在很多层面上压力都会小一些,有着多年制片经历的陈创朝自然也懂。“一部电影的好坏不能简单粗暴的以票房高低而论,而是应该看它对这个社会文明程度的提升有没有起到一些作用,也就是社会价值。”

正是这份使命感,陈创朝坚持拍摄了这部小众题材的片子“拍这部电影不像以前拍电影,只关心盈利,而是带着使命感和责任感去做的,希望大家可以关注这部影片进而能真正的理解影片所反映出的社会现象以及精神层面上表达的内容”。对于同档期要竞争的其他优秀影片,陈创朝则显得清醒且克制“《罗非是条鱼》本身题材上比较小众,我们的投资也跟其他大片无法媲美,也许会被大制作、大阵容的影片所淹没,我不奢求太多,希望它能被更多人看到,也期待它能激起一些涟漪,能够引起看这部影片的观众的共鸣”。

监制、编剧陈创朝与导演周翀

如果用一句话形容《罗非是条鱼》,最恰当的应当是一句歇后语:窗棂里吹喇叭——名(鸣)声在外。第六届澳大利亚多彩国际电影节亚洲板块最佳剧情片提名,第十六届伦敦世界电影节提名、戛纳地中海国际电影节提名、2020年南非国际电影节提名,四大国际电影节的入围肯定了这部小众影片的艺术性。在刚刚结束的第九届法国尼斯电影节中《罗非是条鱼》入围了外语片最佳原创剧本、最佳外语片、最佳导演提名,并最终摘获外语片最佳导演奖。一项大奖,三项入围的佳绩处处彰显了这部影片的独到之处。这一切的肯定与电影主创团队的密切合作分不开“电影的整个创作和拍摄过程很顺利,我跟周翀导演沟通非常顺畅,两位演员李奕娴和陈楚翰也贡献了非常精彩的演绎,这部电影的成功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而作为一部讲述抑郁症的影片,对于大家担心的影片在风格是否会压抑问题,陈创朝则轻松地表示“这是一部充满了法国电影情调的影片,虽然基调有些沉闷,但看完这部电影,你就会发现它有多浪漫。”




责任编辑:嵳橊潏(EN--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