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灵魂们遗落在未知的边境,也许会是我们共感的归宿。”

《遗落边境》是独立电子音乐人马海平四年以来首张全长专辑,在这四年的时间里从没有停下脚步,他一如既往的活跃在电子音乐相关的各类场景里。四年的观察,积累和创作,形成了这张独一无二的《遗落边境》。

“遗落”和“边境”这两个关键词,这张唱片表达着现代和未来人“孤独感”,而这种孤独感始终是赛博朋克核心概念-“高科技·低生活”最显性的表现,如同《银翼杀手》到《黑客帝国》描绘的世界,由计算机数据建立的社会系统会把人类的的灵魂流放到某种陌生的“边境”,人们在“边境”里迷失,人们也在 “边境”反思自我存在的意义。与其说这是一张电音唱片,也许说它是一个类似于小山田圭吾和菅野洋子式的配乐唱片更为合适,《遗落边境》是给每一个遗落在世界边境孤独者的配乐。

如果说四年前的《折叠痕迹》是马海平是一个对外的观察者。用techno和house音乐表达他对现代城市和未来主义的理解,那么这张《遗落边境》则更关注于人情感本身的诉求。可以说《遗落边境》要比《折叠痕迹》表达更多的信息量,制作也更为细腻。

口碑颇佳的《折叠痕迹》之后,马海平被贴上“上海techno之子”的标签,但熟悉他音乐的人知道,这位老牌音乐人的风格远不限于techno,更重要的是对于一个成熟的音乐人来说,形成自己的音乐风格是最重要的,应该说马海平始终是那种“听一耳朵就知道是他”的音乐人。这张唱片制作过程中,马海平故意摆脱音乐标签的限制,无论是实验电子,舞曲或流行音乐都不再重要,哪怕故意弱化的Techno,也依然能听出他的个人风格。

《遗落边境》整个专辑被设定成一个科幻叙事性的“概念唱片”,开场曲《遗落奇迹》从当下出发,对人类文明的保存方式提出担忧。2020年人类文明正在受到病毒,种族歧视,局部战争,新冷战,经济全球化崩塌的挑战,而我们建立起来几百年的科技文明正在受到挑战,作者想通过这首曲子,以一个虚拟失落文明的观察者视角来提醒我们拥有的“成就”是脆弱和不堪一击的。马海平用break beat的电音节奏,加上重新解构东欧圣歌的人声采样,编织成一个虚拟的“遗落奇迹“景观。

《我是真实》创作于自于2019年马海平在东京演出后,深夜漫步涉谷街头的,如同上海,北京,柏林,纽约一样,这样的大都市永不停息的运作,百万个灵魂迷失在地铁里,酒醉的伤心人倒在街头。然而所有的喧嚣却让人们感到真实,这就是遗落在城市中的灵魂所能感受到的共情。IDM碎拍的曲风,勾勒出雨后霓虹浪漫却忧伤的未来都市。

《消失的国王》马海平和孙凌生(TIMERS乐队)合作完成,这是一首关于时间旅行的作品,在无数的平行世界中,无数个令人疯狂的真相,无从选择,无法回头,而那个你曾经坚守的信仰,一个曾经住在你心中的国王则早已不知去向。马海平用模拟合成器交错着电子重拍呈现出Depeche Mode式的电子摇滚气质。孙凌生作为中国独立音乐的重要奠基人之一,用嗓音和文字勾勒出空灵的时空旅行之门。担任作品母带制作的是TIMERS乐队的另外一位成员,资深音乐幕后人夏侯哲Zack.X。萨克演奏是马海平乐队搭档麦贰拾M20。

《迷失国》已经成为大家最熟悉马海平作品之一,这首曲子是club舞池里的有效利器,人群被迷幻的电子音效和techno的重拍控制着身体的律动,解构重组的人声采样幻化出赛博空间的仪式感。曲子中缥缈的歌声并不能证明我们的感受是真实的,反而让人怀疑身处的是虚构的世界。

《Bloody Dream》,《The World will Stop Tonight!》两首曲子与《我是真实》一样,与唱作人雷雨心合作,《Bloody Dream》大胆尝试trip hop曲风,表达了每个人生命中都有一些事情,是不允许逃避的。哪怕看似发挥作用的逃避,最终还是索取代价。这种残酷青春式的表达让人动容。《The World will Stop Tonight!》则是一首house舞曲,虚构了一个在别人眼里非常耀眼成功的人物,虽然他富有且有名,谈吐风趣,在人群中闪闪发光,却无法掩饰他内心的虚弱与无助。他曾经拼命的想去得到自己想要的情感,名誉和金钱,却让自己迷失在其中。世界就此定格,他决定在今夜奢侈的消耗自己所有剩下的生命。

《迷失富国岛》是与播客节目“大内密谈”合作的一首house,创作于越南Epizode音乐节之后,以律动的电子节奏渲染出一场五彩斑斓的热带海滩盛宴。带来这个曾经的殖民地特有的东西方交融的万种风情。

与朱婧汐Akini Jing合作的《最后的地球人The Last of human》创作灵感来自科幻大师阿瑟·克拉克的小说《最后的地球人》(童年的终结)。在马海平的电子舞曲的节拍上,朱婧汐用文字和旋律描述了人类在上升到更高等文明的情感,这种情感伴随着对未知文明的仰望和对过去文明的留恋,并首次用Akini Jing这个赛博格的身份来演绎。曲子采样了巴赫经典的《Cello Suite No. 1 in G Major, BWV 1007:I. Prélude》,并对其进行变调和剪辑的处理。呼应 “用电子琴弹奏巴赫,等待着孤独”这句歌词。这也让人联想到阿西莫夫在小说《基地》里提到未来听电子音乐的人类,在古典音乐中寻找失落的古代文明。除了黑胶版本收录的9首曲子以外,《遗落边境》的bonus CD里收录了来自Galaxy Knight, Le Fou, DJ Doggy,魏濛等多位优秀电子音乐人remix版本的曲子。

回望2016-2020这四年,中国独立电子音乐进入了一个更多元的年代,《遗落边境》的意义在于,马海平完全不纠结国际化和本土化的问题,这是一张完全个人风格化的作品,如《折叠痕迹》一样,《遗落边境》也是一张马海平的概念唱片,音乐本身的感人是最重要的,而绝非陷入某种风格的捆绑,中国电子音乐也许需要更多的音乐人踏实的内观和自省,真实的表达自己。希望能听到这张唱片的人们都能在“遗落边境”碰撞出灵魂的共感。


责任编辑:崈忂攨(en001)